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嘉德動態
> 精品鑒賞
中國嘉德2020春拍精品導覽 | 才調高邁情文相生——陸儼少《峽江羈旅圖》賞析
2020-07-08

  本卷正是創作于心手雙暢的1981年。這一年宛若翁74歲,受到香港博雅藝術公司邀請,由其長子陸京陪同去香港舉辦個人畫展。5月,陸儼少入住九龍,三日后個展于富麗華飯店舉行。香港博雅公司隨之在港發行出版《陸儼少畫集》,共收畫五十幅,由李可染題簽,張仃作序。這次展覽獲得成功,影響深遠。

 

Lot 153

陸儼少(1909-1993) 峽江羈旅圖

手卷 設色紙本

辛酉(1981年)作

引首:32.8×89 cm

畫心:32.8×277.5 cm

題跋:33×139 cm

鈐?。簝吧?、宛若、嘉定、穆如館

題識:大江自涪萬而下,以至三峽之險。山益聳而水愈激,楚客辭賦、高唐云雨,千古羈旅,無不騁其遐思,望巖而神馳。予再經其處,因記舊游,前塵如夢,十不盡一。辛酉秋日,陸儼少并記于京華。

沙孟海(1900-1992)題引首:真宰上愬。宛若先生法繢。沙孟海敬題,年八十三。  鈐?。荷尺椢ㄓ?、孟海

謝稚柳(1910-1997)題后跋:此宛若翁近作,寫其舊所經行。清思縹緲,水天云樹,峰巒如畫,一一返于筆端。曩予見其所寫蜀江屢矣,風姿華麗,筆墨之間,與此情有所遷,是知年華一程,畫臘又一程。譬之合抱之木,婆娑爛漫,其雄樸之氣,灑然縈于腕指間,故不自覺其如此。歷觀前之作者,固莫不如是也。后所自記,才調高邁,花爛映發,情文相生,合之為雙美矣。此卷為宛若翁所自存,儻所謂“只者自怡悅”者,非耶?壬戌(1982年)冬日同在和平飯店,見示因題。壯暮翁稚柳。鈐?。褐x稚柳、稚柳、謝

展覽:

1.“當代中國畫展”,舊金山中華文化中心,1983年11月16日-1984年2月8日。

2.“當代中國畫展”,伯明翰藝術博物館,1984年3月25日-1984年5月20日。

3.“當代中國畫展”,亞洲協會畫廊,紐約,1984年6月21日-8月26日。

4.“當代中國畫展”,伊薩卡·赫伯特·約翰遜藝術博物館,1984年9月12日-10月28日。

5.“當代中國畫展”,丹佛藝術博物館,1984年11月22日-1984年2月。

6.“當代中國畫展”,印第安納波利斯藝術博物館,1985年3月19日-5月19日。

出版:《現代中國畫展》,圖版29,舊金山中華文化中心,1983年版。

來源:

1. 此作品為陸儼少家族收藏。

2. 香港蘇富比拍賣有限公司,1996年11日4日,第481號拍品。

 

  陸儼少一生中最難忘懷的羈旅便是勝利后自重慶放筏東下的那次舊游。過急灘、冒險水,歷時一月有余,途經三峽天險,一路騁遐思,望巖神馳。1945年抗戰勝利,陸儼少歸家心切,借助朋友經營運輸木材的木筏,沿長江放筏至漢口,自涪陵、萬州而下,至瞿塘、巫峽、西陵“山益聳而水益激”,險灘礁石奇險之勢令人震懾。

 

民國時期三峽舊影

 

  正如杜詩所謂:“幸有舟楫遲,得盡所歷妙”。陸儼少追尋古圣先賢的心路旅程,對兩岸景物和水流作了極為細致的觀察。自古三峽時有奇幻之景,楚襄王與宋玉游于云夢之臺,望高唐之觀,晝寢夢見巫山神女,因命宋玉作《高唐賦》、《神女賦》,千古傳誦。木筏時而乘流駿奔,一去千里,江水噴珠濺沫,激流回伏奔騰;時而長波播揚,悠悠慢慢。水勢動靜變化,水脈醞釀構成和組合,險灘礁石奇險,峽江兩岸山巒聳立,偶經繁華村落,兩岸奇異景像不斷映入眼簾,深刻銘記在陸儼少心中,這些都成為他日后筆墨線條、峽江險水的淵源所在。

  宛若翁晚年喜作山水長卷,且能不斷變換手眼,時生新趣于筆下,無疑也與他早年這次難忘的行旅收獲有關,憶起舊游歷歷在目。畫卷中移步換景,木筏行進徐緩,兩岸山勢連綿不斷,危巖穹谷,迭嶺平岡,土坡石山,長云橫靄,以及叢樹新篁,古木老藤,懸瀑奔澗,可謂無不盡備。木筏日行夜宿,沿途上岸補給,白帝城、神女廟、豐都城,村落叢樹,無不楚楚有致。

 

陸儼少 峽江羈旅圖 局部之一

 

陸儼少 峽江羈旅圖 局部之二

 

陸儼少 峽江羈旅圖 局部之三

 

  八十年代初期,陸儼少的創作進入光輝燦爛的時期,他受到各方邀請,為外交部、文化部、中南海紫光閣、人民大會堂上海廳、首都賓館、民航總局、虹橋機場、和平飯店、延安飯店、金山賓館等創作了相當多的大幅布置畫。1982年時,為北京人民大會堂作《雁蕩泉石圖》,丈六大幅《三峽》、丈二《南北雁蕩》,為上海金山賓館作大幅《雁蕩泉石圖》,為上海和平飯店作《南雁蕩》、《迎賓松》,均代表著顛峰期的成就。

  畫大幅畫對年愈古稀的陸儼少來說相當具有挑戰性,但他知難而上,積極探索。他領悟到大幅畫的構圖氣勢最為重要,因此通過筆力壯健、設色明亮來增強氣勢、突出主題,同時也兼顧周圍的協調統一。對于接連應邀完成的大畫任務,可謂是駕輕就熟。他不僅具有文人畫家逸筆揮灑的才氣,也具有專業畫師制作巨幅的能力。這一點是許多舊時文人畫家難以企及的。

  1980年,陸儼少應文化部之邀赴京參加榮寶齋成立三十周年紀念活動,住在頤和園藻鑒堂作畫,又至故宮博物院觀看陳列之宋元名畫對于顧宏中的《韓熙載夜宴圖》、張擇端《清明上河圖》、王蒙《墨筆山水冊》、倪瓚《墨筆山水》等揣摩有加。次年赴京又反復觀摹,吸取許多筆墨營養。這一年他正式調任浙江美術學院教授,從上海遷居杭州,才能得到充分的發揮,人格亦得到廣泛尊重,晚景繁榮的時代也隨之來臨。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了他的《山水畫芻議》一書,闡述了先生的藝術觀點和幾十年作畫的經驗,深受歡迎,連續三次再版。又于上海、杭州、北京舉辦小型畫展,準備第二年去香港展出。

 

 

  本卷正是創作于心手雙暢的1981年。這一年宛若翁74歲,受到香港博雅藝術公司邀請,由其長子陸京陪同去香港舉辦個人畫展。5月,陸儼少入住九龍,三日后個展于富麗華飯店舉行。香港博雅公司隨之在港發行出版《陸儼少畫集》,共收畫五十幅,由李可染題簽,張仃作序。這次展覽獲得成功,影響深遠。同時出版了《陸儼少畫集》。興致頗高的宛若翁還于七月間第三次登上黃山。金秋時節,他來到北京參加中國畫研究院成立大會,并被選為院部委員。次年當選為第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赴京參加人代會。盡管年事已高,因陸儼少以往身心一直受壓抑,爾后突然擺脫了羈拌,他的精力就像受壓后的水柱,一下子噴發出令常人難以相像的激情。

  此卷原由陸儼少家族收藏,謝稚柳長跋此自存之卷“才調高邁”、“情文相生”,“譬之合抱之木,婆娑爛漫,其雄樸之氣,灑然縈于腕指間,故不自覺其如此?!薄皩懫渑f所經行。清思縹緲,水天云樹,峰巒如畫,一一返于筆端?!标憙吧倥c謝稚柳同居海上,常相往來。1978年,陸儼少應外交部之邀請,與謝稚柳、陳佩秋一起赴京為駐外使館作布置畫;1982年,二人又在上海和平飯店相聚,陸儼少作《南雁蕩》、《迎賓松》,謝稚柳作重彩《牡丹》,均為精妙巨制。陸儼少與沙孟海同為西泠印社社員,頗有交集,因為之題引首“真宰上朔”,視同宛若翁之“法繢”。此自珍之作由1996年香港春拍釋出,有1984年以來伯明瀚、紐約、伊薩卡、丹佛、印第安納波利斯等地美術館展覽紀錄。二十余年后再度露面,舊游前塵如夢,經數歲之儲,依然完好如初,光輝奪目,實為幸運可貴。

 

 

 

溫馨提示

中國嘉德2020春季拍賣會

嘉德藝術中心

呈獻在即 敬請期待

咨詢電話:

010-85928288(總部)

工作時間:

9:00-18:00 周一至周五

 

今天贵州快三开奖全部结果